中国绿网 新华社现场云 林海日报 新闻学习 绿网客户端 绿网微博 绿网微信
      我的家乡乌尔旗汉,处处山林皆风景。家乡小镇除了最有名的大雁河生态园、白桦林景区、黎明山庄、嬷嬷峰,还有一个绝妙的去处,距小镇东南方五公里的樟子松景观林。
  停伐后,这里的树越来越密了,山坡上最粗的樟子松树干有三十多公分粗细,树冠如云,在零下三四十度的寒冬中依然葱茏苍翠,樟子松林中也有很多落叶松和躲在松树后面的小白桦。如果说那些高大的樟子松是林中的伟丈夫,那么那些白桦就如同那羞怯婀娜的美少女,虽然没有松树的伟岸,但在林海中依然发挥着不可或缺的作用,同样是大兴安岭祖国北疆绿色屏障的一份子。看到它们,我不仅想到了以母亲为代表的那一代林区职工的爱人,丈夫们早出晚归,采伐运材,妻子们在家洗衣做饭,教育孩子。她们把火炉、火墙、火炕烧的滚烫,在严寒里工作一天的丈夫们下班回家就有热腾腾的饭菜,再来二两烧酒,那冻的通透的身体便会恢复如初,躺在热乎乎的暖炕上睡一夜,第二天又会为祖国建设发挥自己的作用,而像娉婷白桦般的妻子们,在为祖国建设贡献中同样有着不可磨灭的功勋。
  如今,大兴安岭林海正在休养生息,林业工人转型成为生态的建设者和森林的保护者。
  “梆梆梆”……远处有啄木鸟不停地敲打树干的声音传来,它们在为大树看病,为大树去除虫害,好让它们更茁壮的成长。微闭双目,在啄木鸟们美妙的“打击乐”中,我似乎置身于着苍莽的森林之中…… 
       □李秀君

上一篇:雪落心头

下一篇:返回列表

重庆快乐十分